这项功能的核心要义是,13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在首次登录游戏前,将被强制要求登记认证,只有在监护人授权完成“解锁”后才能登录,且登录之后仍遵循现行健康系统的游戏时间限制。这是腾讯针对13岁以下可能自制力更加不足的小学生群体推出的监管要求更加严格的功能性举措。

此举一出,业界纷纷议论,腾讯这是铁了心地不赚小学生的钱了。因为13岁以下未成年人能不能玩游戏,完全由家长说了算。

这个新推出的“儿童锁”功能让家长在知情的前提下,要求未成年人玩游戏需要家长解锁。具体的解锁过程是,家长手持身份证和孩子正面免冠照合影并上传照片,此外还需要提供身份证正反面照片、亲子关系证明、视频认证信息等。这个验证过程的严谨程度甚至超过了金融产品的标准。

“儿童锁”功能在测试阶段就受到了家长的一致认可。在我们探访的家长中,有些家长表示虽然认证过程比较复杂,但是起到实实在在效果的家长占了大部分。还有的家长表示,这样的认证过程甚至减少了亲子关系之间的摩擦,毕竟可以从源头监管未成年人玩游戏的问题。家长们在“儿童锁”解锁的过程中更加意识到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是一个多方协同机制,除了游戏厂商外,家长与未成年人之间的沟通、家长的网络素养等同等重要。

急需建立全社会网络游戏监管协同机制

从协同机制发挥效应的角度来看,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在主要游戏厂商、家长、学校之间已经展开了一些有益尝试。

早在2010年,包括腾讯、巨人、完美时空在内的六家网络游戏厂商就共同发起并参与了“网络游戏未成年人家长监护工程”。截止到目前,已经有42家网络游戏厂商加入,超过市场占有率的90%。

家长、老师作为重要角色参与到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这个意识也正在逐步形成。腾讯在2017年2月推出成长守护平台后,第一时间就有数百万家长加入平台进行测试,他们普遍反映效果非常好。最新数据显示,该平台已服务了两千万用户。这个成长守护平台主要规范和约束未成年人游戏时长、消费额度。鉴于取得的良好效果,三星、华为、vivo、OPPO、小米等终端厂商纷纷加入成长平台协同机制。随后,学校也加入了这个协同机制,引导未成年人进行健康有序的游戏。

但这项工作的深入展开依然是艰巨的。举例来说,腾讯利用技术有数和平台优势,在网络游戏的“事前、事中、事后”都建立了监管闭环,但仍然存在许多社会性问题。比如很多家长不熟悉使用手机APP,还有些未成年人输入成年人的身份证绕过健康系统等等。这些问题的存在难免为这个协同机制的真正效用打上折扣,给平台的有效实施和管理带来一定难度。

虽然我们可以突破技术壁垒去解决一些客观问题,但是当腾讯这样的企业启用金融级别的技术标准实现身份识别、监护人验证后,我们不仅要思考,真正能解决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核心机制是什么? 主管部门如何将已经取得成效的协同机制在全社会层面推广实践?家长、老师作为教育中的重要一环,又该如何发挥主观能动性, 如何提高使用平台和工具的能力,真正引导未成年人健康上网?

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全社会普遍的网络使用习惯使得未成年人网络使用变成一个系统性的复杂的社会问题,仅仅依靠一家企业、一个产业自身的力量是难以解决的。我们真正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提高全社会对网络游戏的共同认知,从而提升集体网络素养?

游戏还是洪水猛兽吗?在新技术和新范式不断革新的今天,游戏已经是一个跟音乐、电影、篮球一样的文化产物,也因此催生了一个蓬勃发展的产业。无论是教育界,还是产业界,大家的共识是,需要辩证地看待网络游戏。

在一份由教育部、中国科协、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北京大学等专家学者、校长老师等共同参与发布的《中国教育游戏发展报告(2018)》中,我们看到一个趋势,教师群体基本上认同了游戏在教育中的价值。对于学生而言,正确地玩游戏能够提升他们的学习能力、想象能力,特别是在现在的数字世界时代,游戏可以让孩子更早地发现自己的兴趣点,并且集中在良好的思维方式上,通过兴趣激发热爱,形成自我驱动式的学习。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陕西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机构也都开展了大量的教育游戏研究。

对于家长和老师而言,能否帮助学生在游戏中解决学习动力不足等问题则取决于家长和老师的认知结构和主观经验是否完备。家庭、学校监管和教育必须在未成年人网络教育中真正发挥应有的作用,不能造成缺失性监管。主管部门也应该将行之有效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举措标准在全产业链、全社会推广,发挥起模范作用。

毫无疑问,一个全社会层面的监管机制,我们需要网络游戏厂商们发挥企业主体责任意识,也需要全社会各个层面共同参与完善。标准、制度、协同,缺一不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