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253333香港金钥匙下斯跑狗图

(专题)

前不久,广东省舆情中心、南都大数据研究院、暨南大学等单位联合推出了《网络黑公关调查报告》,总结出中国大陆30起网络黑公关事件,涉及汽车、IT、互联网、快消品、影视传媒乃至重工、地产等多个行业,提示黑公关已经成为多行业共通的乱象,其对商品流通领域的负面影响不容忽视,亟待彻底根除。


马化腾彻底发飙 腾讯头条双双报案

“3·15晚会”前一天,各大商家、企业们因静候战机而绷紧的神经,被一则黑公关事件挑动。

“国内知名的智能语音与人工智能企业科大讯飞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两家公关策划公司告上法庭,并已获法院正式受理。”这则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网发布的黄大仙论坛,其案件受理情况已得到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江涛的证实。

据悉,涉嫌侵犯科大讯飞名誉权的两篇文章——《科大讯飞:裁员进行时》和《又一科技巨头跌落神坛!这次是安徽》,通过对来自互联网的匿名信息进行聚合,并糅合科大讯飞公司股价下跌、“同传误读事件”“观塘基地事件”等内容,以“标题党”“二次洗稿”等方式对科大讯飞进行抹黑攻击,一味唱衰,无客观公正评论。经调查,两篇文章的策划方分别为“桂平市特写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新媒科技有限公司”。

无独有偶,科技圈巨头腾讯、字节跳动等,也曾身陷黑公关事件。2018年6月25日,腾讯和字节跳动分别发表声明称遭遇黑公关攻击。腾讯公司声称遭遇了恶意且具明显操纵痕迹的黑公关攻击,因黑公关在发黑稿的过程中,由于疏忽竟未将括号中的批注 “这一段去掉吧。因为王峰的确说的是很有道理的。不然会让文章变成为黑而黑” 删除,并据此向公安机关正式报案,全力配合相关部门进行依法打击。字节跳动公司发布声明称,网络上出现了12000篇针对公司旗下抖音、今日头条进行造谣、辱骂的文章,诸如《XX人,你们疯狂日刷夜刷的抖音快手,终于出事了》《抖音,请放过孩子》《抖音再见,国家正式发声》等,并称目前已经发现了幕后操控的相关公司及具体执行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为牟暴利铤而走险 中外名企遭无差别攻击

据新华社报道,黑公关为自媒体带来的收入,高者可达到每年数千万元。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自媒体们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黑公关现象随之愈演愈烈,攻击的对象也开始从单纯的国内企业,扩大到对中外企业的无差别攻击。

近日,在美国一家有着近20年历史的膳食补充剂企业Herbalmax公司,就在其衰老抑制剂Reinvigorator(瑞维拓)入华后不到半年,莫名被一个“热心”网红和一家媒体在短短几天内推上了一场舆论风口:起初,网络上出现了批量诸如 “实验室的地址是仓库”“公司的地址是家里”“公司收到FDA警告信,很严重”“天价保健品骗局”的程序式言论,而这些言论的源头主要来自一个非相关专业领域的网红账号,且言论缺乏最基本的论证。就在该公司发布澄清声明之后,立即又有一家媒体现身,声称该产品原料很便宜,一克只需要几毛钱。

然而,据多方调查了解:该公司坐落于高新园区,毗邻各大知名企业,黑公关却故意截取其某一建筑后方的某一个角落作为实验室图片;所谓是“家”的公司地址其实是员工通信地址(PO Box),并不是街道门牌号;至于公司售价350美元的瑞维拓,其关键成分NMN(烟酰胺单核苷酸)在德国制药巨头默克旗下的Sigma-Aldrich当前零售价为每克2160美元。

一般来说,黑公关攻击的具体着力点虽然各不相同,但其背后的灰色利益链却往往有着高度的相似性。就以上案例而言,既得利益者因Herbalmax和瑞维拓动了蛋糕而恼羞成怒,一方面通过黑公关造谣打压,以期将其赶出中国,另一方面却自己暗地里积极进行山寨仿制(网传与Herbalmax黑公关事件密切相关的广东某保健品大厂正紧锣密鼓地准备瑞维拓的仿制品,并准备按其一贯套路借收购来的假洋品牌回国销售),让黑公关和水军为自家的仿制品提前清扫市场,可谓“一箭双雕”。

对企业而言,“黑公关”直接损其声誉;对读者来说,原本清朗的资讯环境变得污浊不堪。而从整个社会层面来讲,“黑公关”式的营生会污染社会的监督权,降低媒体监督的信誉阈值。无辜的企业被拖下水,花钱找打手的企业却坐收渔翁之利,由此只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竞争生态。

劣币驱逐良币 黑公关成全行业毒瘤

互联网六肖牛时代,企业在形象建设上的投入逐渐加大,与之对应的是“黑公关”开始同步泛滥。一如硬币之两面,从理论上看,黑公关与一般公关并无二异,均为利用传播点,进行舆论发酵。但从手段及目标上区分,黑公关则专门通过虚假信息、各种黑幕、煽动矛盾等,意欲“搞”垮竞争对手。

以往在娱乐圈肆虐的“水军”,在企业竞争中同样泛滥。枪手、推手、喷子、五毛党、差评师……他们以“自媒体”身份恶意诽谤、歪曲打击,或主动找上门来,要挟反转;或受雇于人,溅尽水花。身处同一个池子,外企也无法避免淋到脏水。

“黑公关”之所以难治,一方面是因为当前“人人都掌握麦克风”的网络环境。另一方面也与其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有关,比如用“标题党”来夸大负面效果,很难被判定为内容失实,抑或负面信息的表述往往介于客观陈述与诽谤之间,于是很难诉诸法律。再者,由于其背后的利益关系相对隐蔽,是否存在金钱关系,并不能成为判断“黑公关”的主要依据。但是,如果同一媒体、自媒体多次针对同一企业、行业发布不实信息,则应提高警惕。是否有侵权事实,侵权事实是否短时间内达多次,都可以成为“黑公关”的判定标准。

利用黑公关来实现商战目的,本就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打法。姑且不论被追查后的法律责任,单是黑公关损耗的财力、人力资源就不利于企业的良性发展,每个企业的团队资源配置都是有限度的,在黑公关上每多消耗一分,都是对主营业务发展的克扣。若要以这种方法持续经营下去,最终的苦果只能由企业自身承担。换句话说,要想在市场上屹立不倒,公司的业务实力才是赢得商战的最终筹码。

对消费者而言,在不明信息面前保持独立思考能力,不草率跟风,才不至于被厂商操纵消费习惯,甚至沦为黑公关及其背后势力的棋子。

近年来,网络黑公关经过长期的野蛮生长,原本隐于地下的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无数企业深受其害,BAT大佬也无一幸免。如何彻底根除这颗毒瘤,已经成为全社会共同关注的议题。所幸随着《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和《互联网论坛社区服务管理规定》等相关法规的不断出台,以及相关专项打击活动的相继展开,政府层面的干预已经对黑公关产生了有效的震慑和遏制作用。相信随着消费者真正认可的公信制度的建立健全,未来所有的谣言黑稿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实现证伪,距离根除黑公关这颗行业毒瘤的日子已经不远。

(本文转载自环球商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