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le

项目经济效益怎么写今晚双色球开奖结果晚

“创业很难拥有的‘耐心’,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从大学起,王仕锐就有了做医疗的概念,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在这件事上,他保持长线思维,愿意以五年、十年为单位去解决问题。

企鹅杏仁CEO王仕锐

十年

跟2014年相比,王仕锐对自己的健康更加重视。算下来,他近一年里平均不到两天就会飞一次。工作行程像一张紧密的网,让他无法按点吃饭、按时睡觉。

“我爸妈身体比我好得多,每天锻炼身体、养生。”王仕锐透露,全家都在用企鹅医生的家庭医生,随时随地根据身体状况进行调节。

2014年,口腔专业的王仕锐刚刚结束八年制本硕博连读,想的“不是如何当一个口腔医生,而是如何做一个医疗行业。”

彼时,资本正大量涌入互联网医疗领域。据艾媒咨询统计显示,中国互联网医疗的市场规模达到30亿元人民币,全球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达45亿美元,正是互联网医疗的创业元年,前景可期。

王仕锐不是追风口的人,在此之前六年,他还是大二的学生时,就在考虑医疗“控费”问题、关心“商业结算”。跟他创业的大学同学评价王仕锐:“他大学里就跟别人不一样,想的比别人多。”他有医者仁心,但又未陷入典型的医学生思维。

读博士期间,王仕锐还作为访问学者去了哈佛大学,回国后,他内心更笃定了一些,最终踏入蓝海,以医生平台作为切入点,创立“医联”,将自由执业医生的时间对接给一切有需要的医疗机构、药企和保险公司等。《福布斯》杂志这样评价他的事业起步:“在优质医生资源稀缺的中国,你可以培养更多的医生,也可以让现有医生的工作更加高效。”

“移动医生社区这个产品方向做对了”,红杉中国董事总经理翟佳判断。创立后不久,医联便陆续获得来自红杉中国、腾讯等巨头的融资,并与被业内称为“医疗大数据国家队”的中电数据达成战略合作。

在王仕锐酝酿十年的规划中,依托医生平台的医生资源,配合商业保险公司、社会医疗保险等,所打造的完整HMO(HMO是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s的缩写,即健康维护组织。参加者在缴纳保险费后,看病时只需支付少量挂号费,基本不用承担其他费用)闭环体系,将最终反哺于患者。

环顾此时的医疗环境,互联网雄踞一端,连接医生和用户,作势“颠覆”传统医疗。然而,政策几番更新,有意无意地将拉锯战稳在中场。

破局

一方面,体制内的“超级医院”们迅速形成并壮大,某些三甲医院的年收入规模已超百亿元。另一方面,互联网医院力争执业牌照,流量变现成为难点,如果不能实现落地,盈利模式就无从谈起。

按照国际卫生组织的定义,健康管理分为四大类,包括保健、预防、治疗、康复。王仕锐观察到,互联网医疗和传统医疗之间存在断点——患者只集中在“医生治疗”阶段,但实际需求中的初期疾病预防、中期诊断、诊后跟踪乃至康复,尚未得到关注。

“两者中间能否衔接起来?”和腾讯在医疗领域构建“连接器”的战略不谋而合,2017年9月,企鹅医生应运而生,王仕锐向着HMO愿景迈进一大步。

一年时间,北京、深圳、成都出现三家企鹅医生全科诊所,地址分别在三里屯、滨海和成都的CBD。每个诊所的面积从800平到2000平不等,服务范围覆盖内科、外科、口腔、康复医学、心理咨询、皮肤科、体检等所有常见科室,一家诊所投资几千万。

虽然是诊所的外形,但企鹅医生的核心在于“开放”与“连接”。以诊所为入口,医疗资源、健康数据均可供联盟诊所及医联体内医院使用。王仕锐认为,规模化是企鹅医生商业模式的本质,对此,他的解决方法是“铺开”和“打散”。

2018年,企鹅医生主导两次大动作,先后主导了与杏仁医生合并,收购于莺科技,引发行业的密切关注。“单打独斗效率太低,资源整合带来更多可能,我们要快速铺开。”于莺回应这次的选择,和王仕锐的成本考量如出一辙。在前期三家诊所的实践中,企鹅医生实验了最高的成本代价。王仕锐由此发现,时间是整个事情最大的成本,如果将五年开100家诊所与半年时间落地相对比,五年时间所耗的资源是半年时间的六倍。因此他认为,与其慢慢地去开,不如前面狠砸一点,两年之内砸出300家诊所。

同时,纯诊所的运营资产太重,如果可以将诊所的业务分拆、打散,把诊所开放出来,便能找到那些潜在的健康管理用户,进一步扩大企鹅医生的共享资源体系。

2019年3月,企鹅杏仁最新发布4款智能健康产品,涉及到就诊、出行、基础检测等多方面。其中,智能健康终端是铺设在卫生间的尿检自助检查仪,可以直接代替医院的尿常规检测,通过图像识别自动获取报告,两三分钟即可获取结果,大大省去了排队等待的烦恼,而费用仅需几元钱。“这些智能医疗产品正在大规模地出现在社区、商场、写字楼、健身房等众多场所,变成人们日常生活的基础设施。”

然而,并非每一个人都能改变就医习惯,企鹅杏仁要先逐步培养消费者,再进一步扩大供给。

用户正在体验智能健康产品——健康微体测魔镜。使用微信扫码,仅需1~2分钟即可自助完成基础体征指标的测量,分析报告5秒自动同步至用户手机,包括体重、BMI、心电、血氧、肌肉量、基础代谢等健康数据。

抑价

我国医疗服务类似金字塔,20%的重难症由三甲医院牢牢把控,而80%的普通常见病,正是王仕锐“覆盖生命周期全流程管理”的目标所在。

企鹅杏仁致力为更多人群提供健康服务管理,以全科体系的搭建,作为重症医疗、专科医疗的有益补充。截止目前,企鹅杏仁的自建诊所已达到47家店,在建的还有25家左右,包括旗舰店、手术中心和医务室。未来,王仕锐设想以城市为单位,“这个城市应该有3个日间手术中心,30个全科诊所,300个药诊店,3000个检验、检测健康终端”,通过紧密的线下布局将服务触及更广泛人群。以企业为单位的医务室,甚至一些社区卫生服务站、社区服务中心的慢性病患者、老年人、养老患者等,正逐渐成为企鹅杏仁的稳定客户。

面对疑难杂症,公立医院往往成为患者优先考虑的选择,但社会办医的优势在于就诊体验。

深圳企鹅诊所的内部装修和传统医疗机构相比更像是一处高端住宅,“很多人在外面看着不敢进来,怕贵,其实特别平价。”为了避免误解,企鹅诊所把价格放大打印,让过路的人都能看清楚。在成都,企鹅诊所曾接待过一位农民工,他干活的工地就在诊所附近,看完病很开心,“好便宜,也不用排队。服务这么好,医生的水平也非常高,态度也好,还很细致。”他前后只花了不到百元。农民工兄弟对就医的认识被颠覆,回家后,他鼓励自己孩子也去学医——他希望有更多人来做这样的事。在北京,一位外来劳务工人员因为手指割伤,“误入”企鹅医生诊所进行包扎,最后发现实际收取的费用比三甲医院更低。

“我们想让价格更便宜”,王仕锐还在努力解决支付问题。企鹅医生规划通过与商保公司合作,整合保险产品资源,针对企鹅医生客户群体推出HMO类的控费型医疗保险金融解决方案,通过科学完善的健康管理服务与控费机制,降低客户的医疗费用支出。进一步理解,这种商业模式下,患者买的是保险,病治得越好、消费越少,保险机构给医生的越多,医生和患者利益划在天平的同一端。

王仕锐需要验证自己的想法,验证地点选择香港。2018年11月,企鹅医生全科诊所落地香港。得益于成熟的商业保险体制,两家诊所在六个月之内便实现盈亏平衡。“我们想检验团队的医疗能力,从国家的国情、大陆的陆情等外部环境,反思自身的发展问题。”面对商业保险先试点再铺开所需要耗费的时间,王仕锐有耐心,“短的话半年,长的话一年,但这之后能够拿到所有的基础测试数据,我们就会知道怎么定价,知道保险赔额或者交付额是多少,对未来会非常有信心。”

企鹅医生将全国布局的“先行军”放在成都,2017年9月,企鹅医生首家诊所在成都高新区落地,图为门诊部实景。

仁心

问题面前,王仕锐带领团队寻求主动解决,“从摇篮到摇椅,患者所有的健康问题我们都参与”,但也曾被拒绝。

2018年冬,深圳企鹅诊所接到一位腾讯员工为路边大叔打出的医疗求助电话,坐诊的医生和护士连忙拿起便携式急救箱赶往现场。检查发现,这位蹲在路边无法站立的大叔疑似心梗。医护团队指导患者服用硝酸甘油扩张冠脉血管、硝苯地平降低血压。但令人焦心的是,尽管企鹅医护人员一再劝说“不会收取费用”,大叔仍强硬拒绝。在深圳找工作的他坚持“先找工作再看病”,甚至拿出自己曾经签署过的“拒绝治疗同意书”。

僵持之余,医护人员只能寸步不离地观察大叔状态,最后是现场爱心人士众筹给大叔的三千元打破了僵局,最终说服大叔安心接受治疗。

“其实心里挺难过的,救人不分阶级,我们特别想帮他们这些人。”王仕锐事后谈起时依然不轻松。

着手创业以来,企鹅杏仁(集团)的每一个人都背得出这13个字——“成为人们一生信任的健康伙伴”,并真正记于心、践于行。

理想状态下,互联网医疗模式应该能够更好地提升传统医疗,通过网上咨询、询诊、远程会诊,包括家庭医生等,将服务延伸到医院之外,给患者提供更便捷的模式。而当资本介入,纯医生和纯资本创业两者天然对立。在于莺看来,“有情怀、有管理能力的医生其实是可以被培养的”。

目前,企鹅杏仁已经有44万的认证医师,王仕锐评价于莺在医师服务质量、医疗品质把控等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巨大推动作用,“临床路径怎么样,用药指南怎么样……这里面都是非常严格的医疗标准。”为打造代表企鹅杏仁形象的专业医疗服务团队,完善医学内容的业务闭环,于莺力图建立智库以及专家库,进一步为专科的诊疗把关,并以视频课的形式,开展内部培训。“我们是一个科技公司,会不断有很多核心的新业务出现,比如AI,需要医生去学习、参与,不用担心自己只能拿旧知识炒冷饭。”

王仕锐和于莺达成合作,能做到快速建立信任、倍速推进项目,最重要的契机来自于自己对于医疗的初心被对方探得。

回归

2018年,王仕锐的大量精力都集中在线下,要把线下的事情做扎实。但企鹅杏仁“从来不是一个传统的线下诊所”。

现今,企鹅杏仁的线上注册患者量级已达940万,均为自然生长。“这些用户是我们宝贵的种子用户资源”,2019至2022年,企鹅杏仁的核心工作是大力发展线上的用户体验和挖掘用户的在线场景,取得互联网医院的牌照,拓展包括在线问诊、电子处方、健康管理等在内的方方面面,回归线上线下一体化的一站式初衷。“有大量的专科类小病种,非常适合在线上去管理,比如心理健康,又比如长期的慢性高血压,糖尿病,乙肝等,治疗这种疾病不用让患者三天两头往线下医院跑。”

“做医疗,特别是非公医疗,很难保持耐心,但这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是最重要的。”不断前进中,王仕锐偶然发现自己是最有耐心、准备时间最充分的那个。要想解决一些没有被攻克的问题,也就意味着大概率上会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从想清楚到开始做,他始终更在意的是“从头到尾一定要全力去完成。”

既然是商业,必然存在失败的可能性,但王仕锐没想过“做不成”——事实上,已有所成。“我们已经帮助这个行业做了非常多的试探,也服务过很多人,帮助过很多人。”

王仕锐依然全速前进,“我每天越来越开心,因为发现自己还能挑战更多、能够做更多、能够帮助更多。”